• 面对猝死,真的是束手无策吗?

    近年來,中青年創業者、醫生、歌手、運動員等猝死的消息,見于各種媒體。人們不禁要問:猝死是怎么回事?我會不會發生?有什么誘因和征兆?可以預防嗎?

    顧名思義,猝死就是指出乎意料的突然死亡,絕大多數是心臟性猝死(Sudden Cardiac Death,SCD)。

    與媒體報道的個案不同,SCD每時每刻都在發生,可見于任何年齡,并不少見,猝死的特點就是突發和難以預料。預防方法還在探討中。據估計,全球每年約發生300萬例SCD事件。在美國,每年有30萬-40萬例心臟驟停發生,平均不到兩分鐘發生1例。我國流行病調查結果顯示,猝死總人數約54.4萬/年,不到1分鐘,就有1人離世。

    近期澳大利亞國家健康醫學研究委員會在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前瞻性收集了所有發生SCD的1-35歲兒童和青壯年的病例信息:72%的患者是男孩或年輕男士;SCD在31~35歲年齡組最多見,其原因是冠狀動脈疾病;在16~20歲年齡組,不明原因的SCD(占40%)最為多見;而113例不明原因SCD患者的基因檢測發現,31例患者(27%)發生了臨床相關的心臟基因突變;隨訪發現,13%的曾發生過不明原因SCD的家庭都存在某種臨床確診的遺傳性心血管疾病。

    美國有一項研究表明,若突發冠心病,首次表現為猝死或心肌梗死的患者接近一半。具體而言,若10個人首次發作冠心病,就會有1個人為猝死,4個人表現為心肌梗死,5個人表現為心絞痛。安貞醫院一項研究則表明,我國突發急性冠心病的患者中,死亡率高達67%。一半左右死于醫院的急診科和病房,另一半人根本到不了醫院,根本沒有搶救的機會。在發病后1小時內猝死者占1/3,發病后24小時內死亡占了3/4左右。這些數據充分證明了冠心病突發的危害性。其實,近期猝死的名人和醫生正是當前我國冠心病迅猛上升趨勢的寫照。35歲以上男性冠心病死亡率年增長率為5.0%,女性為3.7%。

     動脈粥樣硬化始于兒童,我國有資料表明,30、40歲的青年就有40%以上的人有動脈粥樣硬化了。但動脈粥樣硬化的進展是無聲無息的,一旦急性冠心病發作,常常危及生命。據美國心臟學會雜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已發表的研究顯示,大約9名男性中有1名會發生SCD,大多數在70歲以前發病,女性的發生概率是1/30。

    SCD的發生主要是由于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吸煙、缺乏運動、精神壓力大等危險因素對于為心臟供應血液的冠狀動脈長期持續的損害,導致冠狀動脈狹窄、阻塞、痙攣,或三者同時發生,引起心肌供血不足或心律失常,從而導致猝死。此外,嚴重心律失常(如心室顫動、室性心動過速等)、心力衰竭、心肌病、心肌炎、瓣膜病、藥物中毒等疾病也可能引起SCD。

    兒童和青少年的心臟性猝死大多是可以預防的,關鍵是早期發現和早期治療,避免猝死的誘發因素。比如,遺傳性長QT綜合征、短QT綜合征、Brugada綜合征、肥厚型心肌病、致心律失常性心肌病、擴張型心肌病,做一份心電圖就能診斷或提示病變,必要時做長時程心電圖和超聲心動圖確診。

    兒童和青少年SCD的主要原因是遺傳性心律失常和心肌病,基因篩查有助于臨床診斷和發現尚未發病的患者。治療方面,這類疾病中有些患者,簡單使用β受體阻滯劑就能顯著改善預后,如長QT綜合征,從15年前60%的死亡率降至目前的9%。

    美國芝加哥西北大學醫學院的高級研究學者和預防醫學教授Donald Lloyd-Jones,首次提出SCD的終身風險評估方案,高危人群有:

    1.男性發生SCD的風險高于女性。

    2.45歲以上男性發生SCD的終生風險大約是1/9,是女性的3.3倍。

    3.所有年齡段的有兩個以上危險因素的男性有更高的終身風險(超過1/8)。

    4.單獨的高血壓或聯合其他心血管危險因素和高終身風險相關。

    5.無論男性或女性,高血壓水平比其他的單一危險因素能更精確地預測SCD的終身風險。

    6. 有遺傳性心血管疾病或SCD家族史。

    總之,SCD是突發的和高致死率的疾病,40歲以上人群,尤其是男性,一定要戒煙、適量運動、規律生活、健康飲食,還應避免酗酒、熬夜等。如果有高血脂、高血壓、糖尿病、動脈粥樣硬化、高尿酸血癥、代謝綜合征、肥胖癥等心血管的危險因素,一定要按時就診、定期體檢,聽從醫生的建議,堅持服藥,控制各項指標達標,防止SCD的發生。



    关注官方微信
    HNAUnicare
    Av在线看吧